第32章 再登太后(1 / 2)

花颜停住脚步,“你说什么?”

白宁深吸了口气,“他得了骨血症,七年了。”

花颜默了默,“他又想玩什么花招?”

“当年是他不对,但也是秦落雪耍手段误导了他,他独自一人那么小就被罚北疆,无法跟任何人联系,误信他人,也情有可原。”

“但在你‘死后’,他才明白自己真正的心意,他查清楚了所有事情,为了你,他一夜白头,总是独自一人呆在在雪地里,画着你的样子,早年的北方苦寒,后来不分昼夜的呆在雪地里,让他体内潜伏的病症突发。”

“最初还只是偶尔会感觉到腿疼,为了惩罚自己他不让太医诊治,反而四处征战,因为他不要命的战场厮杀,被冠上了一个‘白发战神’的名字,但谁也不知道,他每次都想战死沙场,流血受伤对于他来说成为了最满足的事,只有那样,他才觉得自己还是个人。”

“从腿疼,到全身骨头疼,从最开始的偶尔发作,到后来每个月,再到后来隔三差五,到最后,日日夜夜承受骨裂之痛,唯有终日躺在床榻上。”

自诩能淡漠世间一切的白宁,说着说着,都哽咽了。

“他不是还有她的雪儿么,他快死了,他的皇后不陪着他吗?”为何,还要跟她说这些!

“他从未立过后,你‘死后’不久,他就将落雪打入地牢,变成兽人,终身关押。”

那他……

白宁,“从灵修山离开时,他已经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他不想打扰你好不容易在灵修山上得到的简单和快乐,不想你为他伤心,所以他骗了你,他永远都不可能再相信秦落雪了,又怎会立她为后。”

所以,那日在灵修山上她听到他声音在哽咽,不是幻觉。

“花颜,“白宁轻声唤着她,如果可以他宁愿封玄奕永远健康的活着,这样花颜就不会记挂他了,但是他做不到,”去见见他吧,他时日不多了,快死了!”

封玄奕,快死了?呵,他终于快死了!

可为什么她还会为他流泪,为什么当她听到这些时,她的心还是那么痛!

冬日来临,天地间一片白茫茫。

大周的皇宫内一片惨淡的安宁。

宫门‘吱呀’一声,开了。

“出去,本王谁也不想见。”

还是那么熟悉的声音,霸道讨厌,却带着一丝病态。

花颜在门口顿了顿,“既然这么不想见,那我走了。”

“等等。”

那是……颜儿的声音?

他用尽全身力气侧过身,“颜儿?”

颜儿来看他了?怎么会,一定又是他在做梦了。

四目交接的那一刹那,花颜哭了。

他好瘦好瘦了,一头及腰的白发,明明是躺在诺大的龙塌上,却早已没有了曾经的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