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我惴惴不安地等了一整天,却并没有等来他说的那个大礼。

罗秘书严防死守了一天也一无所获,幸好没报警,不然浪费了警力。

但我这一整天仿佛虚脱了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

我踏着沉重的步子走出傅氏大门,在门口遇见了顾言之。

他应该是特意在门口等我,似乎是被我的坏脸色吓了一跳:“怎么了,脸色这么差?不舒服?”

“没有。”我有气无力。

“还是因为那件事?”

我没说话,天气也很闷热,天地之间就像是一个大蒸笼一样,把我整个人都放进笼屉里蒸,蒸的我喘不过气来。

我无力地跟他挥挥手:“胡师傅来了,我走了。”

“筱棠。”他喊我。

我回过头:“嗯?”

“那个人目前还没查到,他隐匿的很好,但是你别担心。”

连顾言之都查不到,可见那人有点本事。

而且,他什么都知道。

知道我的情况,知道我昨天刚刚收到了顾氏的股份,第一时间就发短信给我了。

这个人在暗,我在明。

我隐约觉得,这人是我身边的熟悉我的人,也许是甲也有可能是乙,是丙,是丁。

还有可能是...

我入神地看着顾言之,脑中闪过一个很荒诞的想法。

我忽然问他:“是不是你?”

“嗯?”他愣了一下:“什么?”

我摇摇头,苦笑了笑:“你就当我疯了吧。”

我是草木皆兵,把所有人都当成坏人。

回到家,我胃口不佳,情绪也不高,喝了一口汤就回房间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我坐在床上盯着放在不远处的手机,我很怕它忽然响了,从里面传出那个可怖的声音。

我躺下准备睡觉,看来今天那个人应该不会送东西来了,他只是危言耸听而已。

我刚躺下就听到了有人在敲我房门,是李婶,每晚她都给我送燕窝吃。

我隔着门说:“今晚我不吃了李婶,你吃了吧。”

“小姐,有个包裹给你。”

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慌不择路地过去开门,李婶怀里抱着一只方方正正地大盒子,和那天我收到的差不多。

我的脚底板开始往上冒凉气,声音都变调了:“哪来的?”

“早上快递送进来的,保安收了就送进来了,晚上忘了给你。”李婶把盒子递到我面前:“喏,沉甸甸的,不知道是什么。”

我盯着李婶手里的盒子半天没接,李婶奇怪地看着我:“怎么了小姐?这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呢,不是给你的吗?”

“是,给我吧。”我伸手接过来了,真的很重。

我把盒子抱进房间放在外厅的桌子上,远远地看着它。

那个人说话倒也算话,真的送过来了。

我不敢看里面是什么,对我来说,这个盒子就是一个装着鬼怪的盒子,只要我掀开盖子就会有妖怪钻出来掐住我的喉咙。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总觉得满鼻子底下都是那股刺鼻的药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