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送礼(1 / 2)

所以即便薛宇达到大宗师的级别也不敢小觑任何一个人,尤其是庆帝这个老阴逼,一个筹划了几十年最后更是将另外三大宗师搞得两死一伤就可见其有多阴。

门外传来阵阵嘈杂声,薛宇不禁皱了皱眉。

“王三。”

房门打开,拖着一条腿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说道:“老爷。”

“怎么这么吵?”

“启禀老爷,外面都是一些达官贵人派来的管家送礼物来了,恭贺老爷成就大宗师。”

“呵,跑的倒是挺快,礼物留下人就不见了。”

“这个……”王三有些期期艾艾。

“说。”

“是,陛下送来了圣旨在门外等候。”

“庆帝?”

“……是。”

“让他进来。”

“是。”

薛宇起身走向王三早已准备好的水前洗了把脸,然后迈步走出房门。

院子中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箱子,有大有小,即便是不看也可以想象中这箱子中定然是各种金银珠宝、古玩字画之类的礼物。

还有一个老太监在看到薛宇出来之后赶紧躬身行礼道:“小的拜见大人。”

“老爷这个是侯公公,皇宫大内总管。”王三说道。

“侯公公。”

“哎呦呦,大人真是折煞小的了,哪里当得起侯公公之名,叫我小侯子吧!”侯公公一脸谄媚的说道。

“啧啧,不愧是在那个皇宫大院走出来的人物,就是会说话,也别小候子了,皇宫里也有大宗师,没必要如此谄媚。”

“看大人你说的,您是大宗师小的又怎敢不敬。”

“好了,说吧什么事儿?”薛宇一屁股坐在躺椅上随意的问道。

“得知大人能踏入大宗师之境陛下特让小的送上贺礼,并且邀请大人您前去皇宫一聚,陛下亲自宴请您。”侯公公道。

“宴请我?哈哈,我可是刚刚打了陛下的脸,不管是鉴查院还是禁卫军我都杀了许多,这个时候进皇宫不是入虎穴吗?”

“大人说笑了,不过是一些小人物罢了,招惹了大人您死了也该死,即便是大人您不出手陛下也会处决他们。”侯公公恭敬的说道。

“庆帝说的?”

“是陛下的意思。”

“啧啧,不愧是帝王心性,好,什么时间?”

“明日晚宴。”

“回去告诉庆帝,我必到。”

“那小的就告退了,陛下还等着小的回去报喜呢!”侯公公道。

“嗯。”

侯公公又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慢慢退出院落。

薛宇看着院子中堆积如山的礼物询问道:“这些都是谁送来的?”

“老爷,基本上京都的所有达官贵人都送来了礼物,这些是陛下送来的,这些是二皇子送来的,一些是长公主送来的,这些是太子的,这些是林相的,这些……”王三介绍道。

“林相,林若甫?”

“是,林相特意派袁管家前来告知林珙死有余辜,并且送上礼物以求恕罪。”

“哼,老狐狸,这些玩政治的心都脏。”薛宇冷哼一声说道。

王三:“……”

“外面那堆是什么情况?”

“是一些贵人送来的舞女。”

“全都退回去。”

“是。”

“把东西收拾一下,太占地儿了。”

“那个……老爷,东西太多,咱这院子装不下啊!”王三苦涩道。

“那就整理一下都给范闲,不,分两部分,一部分送给若若。”

王三心中一惊,这个时候也更加的清楚一些范闲在薛宇心中的地位,点头道:“是。”

薛宇的突然崛起震撼了很多人,毕竟那天那冲天的剑气与日月同辉的白练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到的。

同时这几天市井之间也开始流传起薛宇在杀人时所吟唱的那首《侠客行》。

诗仙李白的诗在文学造诣上自然无人能比。

飘渺、侠义、纵横、快意……

一时间大宗师薛宇的名号开始朝着四周快速的辐射。

有人欢喜自然也有人忧愁,快乐有时候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林相府邸挂起白布,哀声一片。

按照以往宰相之子身死自然会有大批的达官贵人前来祭奠,但此时却冷冷清清无一人前来,没有人敢去得罪一个大宗师,只会在背后笑骂林珙无眼,竟然敢得罪一个大宗师,活该被杀。

“哥,你确定要进去?”范若若道。

“那是自然,别担心了,没事的,走吧!”

“嗯。”

两人迈步朝着林府走去,很快便有下人通报,不多时管家袁宏道便走了出来。

躬身行礼道:“见过范公子、范小姐。”

两人也赶紧回礼,宰相门前三品官,这句话可不是说说的。

“不知二位前来所谓何事?”袁宏道问道。

“自然是前来祭拜,再怎么说我与林小姐那是陛下赐婚,林府如此之事在下自然的前来,还请管家通报。”范闲道。

“这……范公子,恕老夫多嘴,您不应该来的。”

“因为我和薛宇的关系?”

袁宏道苦笑道:“……对,大公子再怎么说也是亡于薛宇大宗师之手,而您与薛宇关系莫逆,我怕老爷会……哎!”

“那我就更应该来了,陛下赐婚,在下与林家早晚会成一道,如果再不来的话定然会与林相心生间隙,到时候就更不好处理了,还请袁管家通报。”范闲道。

“那范公子请稍等。”